<ins id='jx6uq'></ins>

      <fieldset id='jx6uq'></fieldset>
      1. <i id='jx6uq'><div id='jx6uq'><ins id='jx6uq'></ins></div></i><acronym id='jx6uq'><em id='jx6uq'></em><td id='jx6uq'><div id='jx6u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x6uq'><big id='jx6uq'><big id='jx6uq'></big><legend id='jx6u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dl id='jx6uq'></dl>

          <span id='jx6uq'></span>
        1. <i id='jx6uq'></i>

        2. <tr id='jx6uq'><strong id='jx6uq'></strong><small id='jx6uq'></small><button id='jx6uq'></button><li id='jx6uq'><noscript id='jx6uq'><big id='jx6uq'></big><dt id='jx6u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x6uq'><table id='jx6uq'><blockquote id='jx6uq'><tbody id='jx6u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x6uq'></u><kbd id='jx6uq'><kbd id='jx6uq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code id='jx6uq'><strong id='jx6u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如果讀不懂這部電影,那你的心中仍是“大寒”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5
          • 来源:av资料库_av资源吧b_av资源收索

          大寒,是全年二十四節氣中的最後一個節氣。俗話說,過瞭大寒,便是新年。

          然而,這個本應讓人欣喜的日子,卻讓我想起瞭去年上映的那一部同名電影——《大寒》。

          說起《大寒》這部電影,也是命途多舛瞭。它在臨近大寒的2018年1月12日上映,卻因無人問津慘淡退場。後來因為導演的爭取,電影在當年8月14日即慰安婦紀念日重映,最終累計票房僅669.7萬。

          這部電影,講述的是中國人心中永遠的痛——慰安婦的故事。故事中的她,曾經飽受摧殘,幸運地活下來瞭,等待她的卻是村裡人更長久的偏見、輕視、鄙夷和被疏離。從村裡人的行為,展現瞭她們心中另一道巨大的傷疤。

          談論這部電影,很難從純電影的角度去看待。當然,也許從純電影的角度來說,它可能勉強及格,但你卻不會給它僅僅三星,既不忍,也不會,更不敢。

         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,道德綁架也好,過於矯情也罷,所有人都沒有資格對這部電影評頭論足。

          “慰安婦”,我們已經習慣瞭這個叫法,雖然這名字是日本人起的。說到這部電影,就不得不提到《二十二》。

          如果說《二十二》是從老人們的視角來直面那不堪回首的過往令你心如刀割、疼痛難忍而淚流滿面,那《大寒》便是把這一切剖開,給你看那血淋淋的真相,令你不寒而栗、義憤填膺而又愛莫能助。

          也正因這部電影讓你看到瞭血淋淋的現實,你才不會在觀影時總擔心眼淚會不爭氣的掉下來。

          侵略者的獸性、被迫害者的絕望與麻木、親人的瘋癲與無助,再加上閑言閑語的瘋傳,你看到的是那個時代人性的泯滅與生命的踐踏。

          你不會哭,你隻會害怕,因為她們比你想象的還要慘,他們比你想象的還要瘋狂。這也是看到一半我才反應過來的問題,我前一小時甚至都覺得電影的瑕疵為何如此之大,但後來想想也就明白瞭,當時的人,當時的事可能就是如此。

          導演用第三者講述而不是第一視角渲染的原因,也是為瞭能好好講一個事實,而不僅僅是認真講一個故事。

          “人們都走瞭,我們的好日子開始瞭。”

          人們都走瞭,她的立春來瞭,我們的大寒也來瞭。

          “以後要記住,不能隨隨便便就讓人把門踹開。”

          中國做到瞭,可我們卻忘記瞭。

          跟朋友談起:“我覺得調查這個的人,這些老人,他們都很糾結,他們也都很懷疑自己,甚至愧疚,甚至恍惚。因為他們不知道這樣做是否值得。”

          朋友說:“但我覺得,最應該愧疚的人,是我們。”

          人,總是會習慣性的遺忘,總是會想要不斷的提醒,有時甚至要別人揭開血淋淋的傷疤才不會忘記什麼是真正的事實。

          看著片尾那些帶框的名字,我們能做些什麼呢。

          她們的立春來瞭,而我們呢?

          此時仍是大寒,此處仍是廢墟,廢墟之上荒草叢生。